点击最多

 

猜你喜欢

暗访廉价倒卖视频网站会员号:6元就能买包月会员

2018-01-10 16:41

  在互联网免费时代即将终结的趋势之下,一直在巨亏泥潭中奋力挣扎的视频网站们试图通过付费会员这一模式实现最终自救。事实上,随着乐视、爱奇艺、等四大视频平台付费会员先后突破2000万之后,付费模式渐成气候。华策影视集团影视研究院总监孟一斐在2017中国影视艺术创新峰会上透露,2017年视频网站付费剧组数达到121部,相比去年翻了一倍,同时整个付费市场的规模估算有200亿。

  然而,南都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在付费会员稳健增长的背后,却存在着一个“倒卖视频网站会员账号的灰色产业链”。链条的上游是“做号平台”,平台上的做号者手握大量视频网站廉价会员号。中游是各种层级的代理,总代理向“做号者”批发廉价号,再招分级代理或直接售卖,南都记者吃惊发现,个别总代理甚至是今年刚刚入校的大学一年级新生。下游则是想要买廉价号的人,这些廉价号的出售渠道往往是各种互联网社交工具———微信朋友圈、QQ群等。

  灰产链的存在,对内容平台行业会产生什么影响?是否到了视频网站的模式?

  南都记者在为期一个月的暗访中发现,做号者手握大量廉价号源,向中游的代理批发。一位经营着400多人批发群的小骁(化名)向南都记者透露:“号做好了之后都是分批给代理。”

  廉价会员号的类型目前主要有:激活码、白号、黑号。其中,激活码一般只是用于内测或者活动所发放的。据小骁介绍,激活码比较贵,都是十几块(一个月);“白号是共享白号,一般自己买了,单人单设备用,售后;而黑号是软件扫别人的号,只能售后24小时有效。”

  南都记者深入到一些人数庞大的批发群时,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拥有大量不同视频网站廉价会员号的平台。“平台”负责人小永告诉记者,激活码就是直接登录视频网站输入激活码就好;账号密码就有白号和黑号之分,代理在平台拿货之后,倒卖时提高一些价格,一个账号可以卖个四五遍。

  南都记者花了6元向一位代理买了一个月的腾讯视频廉价会员号,使用的时候发现,可以看到登陆的他人观看的记录。小永向记者强调:“这个也是的(账号),只是渠道不同。”

  南都记者了解到,其实在各大视频网站的VIP会员条款中,都有“封禁说明”。例如腾讯视频的封禁说明显示:同一腾讯视频VIP账号只允许本人在5个设备上使用,且同一时间同一账号最多可在2个设备上观影,超过上述范围使用的,一经系统核实将自动封禁该账号。为此,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分析,白号账户可能是在打视频网站VIP会员条款的擦边球,这一推论也得到了买家和卖家的确认。

  像小钱这样的总代理,他需要向手握大量廉价号的“平台”拿号。要拿号,需要交费。据小钱介绍,她和两位朋友一起“合资”交168元进入“平台”,可以直接在“平台”拿货。但是,小钱交给平台的费用很快就能赚回来了。“‘合资’之后,每个人出的代理费也是50元左右,做一个月就可以赚回来了,平常不需要做些什么,有人要买会员,去平台拿货就好。”只要有单就有收入,作为“小型的兼职”,就当是一些额外的零花钱。据小钱透露,她做廉价会员倒卖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有50元,收入来源包括倒卖廉价号的差价,也包括下级代理的代理费———代理费从零门槛到100多元不等。

  像小琴这样的下级代理,是通过摇骰子加入的代理群。所谓摇骰子,就是向一位上级代理发送一个“骰子”微信表情,如果骰子最终定在1,则代理费是1.99元,定在2则代理费是2.99元,以此类推。

  南都记者通过摇骰子花2。99元进入了一个代理群。今年才高中毕业的小钱是该群的总代理。

  还有一种不同于白号、黑号的廉价会员。阿Dan倒卖廉价会员有一年多了,他每月下来的收入多则一千多元,少则五六百元。阿Dan所卖的廉价会员,并不能在原视频网站上观看,而是在“UU伴侣”这样的软件上观看,软件包含了芒果TV、优酷、爱奇艺、腾讯四大视频网站的资源。一般买一个10元一年期的会员,绑定微信,领取激活码,就可在“UU伴侣”上观看四个视频网站的内容。在UU伴侣上只能在线观看,不能下载缓存。

  某电商平家上售卖的廉价会员号与阿Dan所代理的一样,需要在商家提供的平台上观看各大视频网站的内容,价钱从2元到10多元不等。

  代理们告诉南都记者,买廉价号的一般主要群体是学生,也有宝妈、上班族。虽然用户对内容付费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但依然有很多人抱着“就该免费看的心态”。

  有的廉价会员号的购买者同时也是代理。小琴告诉南都记者,当时她通过朋友联系购买了廉价的会员号后,就做起了“低价视频会员代理”。买过廉价会员的小浩告诉南都记者,“我买的一般是激活码,一般只能用7天,有些电影要会员,而我又不经常看电影,所以就买个7天号,偶尔看下电影。”

  同样买过低价会员的小韵则说,买低价会员是因为“不想看广告。”不过,她最终也表示,“还是正价(会员)号用起来比较爽,不怕别人改密码。”

  “视频网站的会员定价通常还是比较合理的”,艾媒集团CEO张毅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总结,低价会员账号的来源可能有这三种渠道:首先“可能是一种代理行为”,借此发展会员、发展代理,“这个是渠道出现了问题”;其次,可能是“内部员工,将这个拿出来卖,这种就是企业管理出现了问题”;第三,“被黑客找到漏洞”,“也有可能是内部员工将算法透漏出去”。

  南都记者采访了解到,视频网站每年需投入巨额费用采购内容。华策影视集团影视研究院总监孟一斐在2017中国影视艺术创新峰会上透露,2017年全网剧版权市场规模为220亿元,增速为40%。在烧钱经营的模式下,不少视频网站先后倒下,总数量从最高峰时期的5000多家减少到现在的10多家。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视频网站几乎全行业亏损。

  不过,近两年视频网站似乎找到了除广告之外新的收入增长点———会员付费。艺恩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视频有效付费用户规模达7500万,增幅241%,成为继、欧洲之后全球第三大视频付费市场。其中,乐视、爱奇艺、腾讯视频的付费会员数均已突破2000万。今年9月,腾讯视频宣布,其付费会员突破4300万。

  与此同时,付费会员的收入在视频网站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据孟一斐透露,视频网站2017年广告的市场规模达到了440亿元,而整个付费市场规模推算有200亿元,视频网站2017年的付费剧数达到了121部,较前一年翻了一倍。艾瑞预计,到2019年用户付费将占视频总收入的38%,成为视频行业第二大收入来源。

  爱奇艺CEO龚宇此前也透露,到目前为止,爱奇艺付费会员收入与品牌广告收入的比例是1:1。2017年,该公司又将付费覆盖范围,从网络剧、网络大电影、网络综艺全面拓宽至网育赛事、动漫、少儿、纪录片等在内的各领域的头部内容。“未来,搜狐长视频内容的商业模式会逐渐从广告转向收费模式。”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期间,搜狐CEO张朝阳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也这样表示。

  就目前来看,“(会员付费)好像是一个真正的可行的商业模式。”张毅表示。但廉价会员号灰产链的存在则是一个提醒,“在管理上,需要更加规范。”灰产链的规模究竟有多大?目前尚无明确统计,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如果这个新的商业模式不能站稳脚跟的话,影响的不仅仅是某一个视频网站,而是一整个行业。”张毅认为,“这是一个共同的问题,需要各家视频网站一起面对,共同解决。”